您的位置: 沙坪坝首页>> 读书
穿越历史聊经济:从周赧王到隋文帝
2018年 12月 26日 09:37:00  来源: 沙坪坝新闻中心 编辑: lc
分享到:

    内容简介

    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一部二十四史,帝王将相读出来的,往往是尔虞我诈和经略权变,而在经济学家的眼中,却是很多当代经济理论的预演。

    东西两汉煌煌四百余年,明君贤臣辈出,文治武功均可称道。可知其在货币理论上的大胆实践,却让今人叹为观止?

    在文帝驾崩、景帝即位之后不久便爆发了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之乱,大汉朝无论在军事还是经济上都险象环生。如果一个现代的金融家穿越回汉景帝时代,会如何筹款帮助平定七国之乱呢?

    诸葛亮万世臣表,文武全才,可知在另一个战场:国家经济方面,也不遑多让?

    北魏孝文帝迁都的计划中,又潜藏着什么博弈论的道理?为什么有些人先反对而后同意?

    秦始皇、汉武帝和隋文帝,个人命运大相径庭,真的是运气差异么?还是不同的经济策略及管理方式导致不同的结果?

    这些疑问,都可以在本书中找到答案。

    作者简介

    汪凌燕,四岁课章句,稍长治古言。求学燕园内,孜孜博雅前。梦为燕赵客,铮铮侠骨显。经纶济世志,一往勇无前。

    汪通,平生不修文艺,只爱历史数理,五经六书曾读,资治通鉴释疑。图卢兹里学经济,师承梯若尔·雷伊。噫!经济自然千古事,社稷犹须赖科技。

    章节试读

    诸葛亮与李嘉图:比较优势理论的应用

    在刘备因关羽之死盛怒兴兵讨伐东吴失败之后,接受了刘备托孤的诸葛亮,在蜀汉只有四川一省之地的情况下,依然能够让蜀民安居乐业,国力蒸蒸日上,其金融理财与治理经济的能力可见一斑。

    现在很多人对诸葛亮执着地北伐颇有微词,认为当时曹魏“十分天下有其八”,统一天下已成定局,休养生息、将养元气才是正途。殊不知这种自以为高明的主意才是大错特错。

    当时,曹魏所占据的中原地区是军阀混战的重灾区,袁绍、吕布、刘表、张绣、曹操已经把这块地区打残了,没有数十年的休息是不可能充分利用的。

    而江东自从孙策扫灭群雄之后罕逢战火,巴蜀更是乱世中少见的乐土,尽管曹魏相对来说土地更广、人口更多,但论经济发展的水平和商业化的程度,应该是巴蜀和东吴胜过曹魏。诸葛亮要做的,就是保持这一发展上的优势,持续不断地对魏国施加压力。

    诸葛亮深知,如果三家罢兵,让曹魏充分利用中原地区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把休眠的战争机器开动起来,将是蜀国和吴国都无法抵挡的。所以诸葛亮伐魏,正是要把战火烧到魏国的土地上,破坏魏国的经济发展和复苏的节奏。

    事实上,诸葛亮的做法是行之有效的。一出祁山,虽然因为马谡失街亭而功败垂成,天水、南安和安定三郡也得而复失,但是极大地干扰了魏国整个西部的军屯和商业发展。

    三出祁山,诸葛亮攻拔了武都、阴平二郡,把二郡的人民都迁移到了汉中,削弱魏国户口的同时也增加了蜀汉的人力。

    四出祁山,司马懿龟缩不出,诸葛亮先是用疑兵之计,把魏国辛辛苦苦在上邽种了一年的麦子全部收割装进自己的粮仓,在退兵时还用计在木门道射杀了大将张颌。

    五出祁山,诸葛亮已经让蜀军推进到了离长安不到两百公里的渭河沿岸屯田,准备利用魏国的土地养活蜀国的士兵来场持久战,而司马懿依旧无计可施,闭门不出。

    正如吴国张俨的《默记》中所说,“孔明起巴、蜀之地,蹈一州之土,方之大国,其战士人民,盖有九分之一也,而以贡贽大吴,抗对北敌,至使耕战有伍,刑法整齐,提步卒数万,长驱祁山,慨然有饮马河、洛之志。仲达据天下十倍之地,仗兼并之众,据牢城,拥精锐,无禽敌之意,务自保全而已,使彼孔明自来自去。若此人不亡,终其志意,连年运思,刻日兴谋,则凉、雍不解甲,中国不释鞍,胜负之势,亦已决矣。昔子产治郑,诸侯不敢加兵,蜀相其近之矣。方之司马,不亦优乎!”

    司马懿和诸葛亮孰优孰劣,自古以来评论的人不计其数。《默记》里的这段文字,其实讲得已经很清楚了:孔明不过是占据了天下九分之一的土地——虽然四川现在看起来很大,但在诸葛亮那个时代,也就是成都以北比较兴隆一些,而成都往南的广袤的地区都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蜀汉只是名义上“羁縻”住而已,无论是行政权还是税权,在这些地方并不能很顺利地行使。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诸葛亮提步卒数万,长驱祁山,而司马懿作为雍凉都督,无论是骑兵、步兵还是后援,都数倍于诸葛亮,也才不过是成功防守住了诸葛亮而已。孰难孰易,一看便知。

    有人可能会说,虽然从战略上说,不断骚扰攻击魏国或许是正确的,但是连年兴师动众,必然会干扰正常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诸葛亮治下的人民岂不是很苦?

    其实恰恰相反,诸葛亮治蜀之时,却是蜀中人民*为富足的时候,反而是到了鸽派蒋琬、费祎执政之后,不再兴兵一味埋头搞和平崛起,蜀中反而开始“民有菜色”了。从诸葛亮治蜀的行为上来看,我们能看到古典经济学家李嘉图的影子。

    在李嘉图之前,大家普遍认为,贸易的存在是为了用自己擅长制造的东西去换回不擅长制造的东西,如果一个国家什么都比另外一个国家强,那么应该不存在贸易的必要。

    如果按照这个理论,蜀中天府之土,无论是粮食产量还是手工业都胜过吴国和魏国,自给自足应该是*好的,事实上,蒋琬、费祎也就是这么做的,但是结果我们已经在《三国志》的描述中看到了,老百姓的日子并没有变得更好,反而是更差了。可见,闭关锁国、自给自足是无法追上世界前进之步伐的,只有改革开放才是硬道理啊!

    诸葛亮治蜀,就果断抛弃了**优势论,采用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他在位期间推行了两项大的政治经济决策:一是大力发展蜀国的特色纺织业——蜀锦;二是承认孙权称帝,仍然结盟共伐曹魏。

    虽然蜀国在粮食制造业上也是处于领先地位的,但是毫无疑问,蜀国*拿得出手的特产,也是其他地方无法复制的还是这蜀锦。魏国和吴国的达官贵人,也都以身披精致的蜀锦为荣,所以蜀锦的需求量是可以保证的。但是小小的锦缎,如何能够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以至于诸葛亮也曾说过“决敌之资,唯仰锦耳” 这样的话,让我们通过一个简化后的例子来分析蜀锦的魔力。

    假定蜀国有十个人,每人种地可以生产出两石粮食,每人可以织出一匹锦;而魏国有二十个人,每人种地可以产出一石半的粮食,每人织出来的锦不但数量少,每人只有半匹左右,而且质量也不能媲美蜀锦。

    因为在魏国蜀锦更加稀缺,一匹蜀锦在魏国的价格显著高于在蜀国的价格,如果按照生产的成本来计算,一匹蜀锦在魏国可以卖三石粮食,而在蜀国只能卖两石。在贸易没有开始之前,两个国家各有一半的人从事织锦生产,另一半从事粮食生产,那么蜀国的总产出是十石粮食、五匹蜀锦,而魏国虽然生产方法落后,但是总人数多,所以总产出为十五石粮食、五匹魏锦。

    但是当魏蜀贸易开放之后,诸葛亮便让七个蜀国人织锦、三个人耕田,那么产出为六石粮食、七匹蜀锦,其中五匹留着自用,另外两匹则出口到了魏国。因为蜀锦的质量好于魏锦,所以诸葛亮甚至可以卖到超过三石的价格,在这里我们就按三石来算。

    于是,诸葛亮通过蜀锦交易又收获了六石粮食,加上自产的六石,比完全没有贸易的时候多出了两石,诸葛亮便可以用这些贸易盈余将更多的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以训练职业士兵以及整饬军备。

    对于魏国而言也并没有吃亏,因为魏国从蜀国交易来了两匹蜀锦,相应地便把魏国本土的织锦人推向了土地,魏国现在只有六个人在织锦、十四个人在耕作,生产出二十一石的粮食和三匹锦。这二十一石粮食中间拿出了六石去交易,剩下的恰恰还是十五石。

    魏国在这次贸易中虽然没有数量上的增加,但是至少在保持了原有粮食与锦缎数量的基础上,还将其中的两匹锦锻由本土的魏锦换成了质量更好的蜀锦,所以魏国也是愿意进行这种交换的。

    这个交易周期每运转一次,蜀国就能从交易中赚到两石粮食,而魏国的织锦业则不断被蜀国的织锦业所挤压,所以我们才会在《三国志》上看到这样的现象:魏国人不断地辛勤开垦,土里刨食,大将军夏侯惇亲自做表率,光士兵屯田不够,还号召百姓屯田……

    但是这些魏国兵民辛辛苦苦收获的粮食却源源不断地通过明里或者暗里的交易渠道,转换成了蜀国的仓储,反过来被诸葛亮所利用来攻打魏国,继续干扰魏国的生产建设。

    无独有偶,英国在十九世纪中期也有对于谷物贸易必要性的争论。当时的英国颁布了一项法律,叫做《谷物法案》,规定只有粮食价格贵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可以进口,旨在保护英国本土农场主的利益。

    支持《谷物法案》的包括大名鼎鼎的人口论提出者——马尔萨斯,他认为谷物是一个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命脉,大英帝国有能力也有必要实施粮食的自给自足,这样才能确保帝国的安全。

    而李嘉图则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上面所述的比较优势理论,指出即便英国的生产率高于其他的欧洲国家或者海外殖民地,适量地进口谷物反而能够更好地刺激英国经济的发展,从而让英国经济更加繁荣。

    最终,李嘉图的观点取得了胜利,《谷物法案》得以废除。事实也正如李嘉图所预料的那样,大量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中解脱了出来,走上了工业的岗位,英国的工业产品通过军舰和货船,源源不断地发往世界各地……日不落帝国*辉煌的时期,也正是在《谷物法案》被废除之后。

    《谷物法案》的废除还带来了更深层次的影响。由于英国本土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与相对珍贵的土地资源,英国在非洲的殖民地渐渐丧失了自己独立的工业体系,转而变成英国粮食和原材料的基地。其结果,一方面进一步加深了二者之间的联系,而另一方面也让这些非洲国家的经济体制患上了“瘸脚走路”的隐疾。

    当二十世纪中期民族解放运动的大潮过后,由于之前与英国本土工业体系的互帮互衬不复存在,这些非洲国家的隐疾便集体爆发了。所以在独立之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但没有走上自由和发达之路,生活水平反而都有了显著的下滑。之前提到过的津巴布韦,便是其中之一。

    回到三国,在诸葛亮的蜀锦策略下,魏国的上层阶级尤其是士族和皇室也患上了蜀锦依赖症。

    当魏国继任的皇帝们大修宫室、奢华装潢的时候,当王氏、谢氏和司马氏这些清高的权贵们清谈作乐的时候,他们心安理得地穿着蜀锦裁成的衣服,兴高采烈地观赏着蜀锦装饰的宫殿,乃至于曹丕还埋怨蜀锦数量不足难以满足需求,殊不知正是他们自己,把大魏国变成了蜀汉的粮仓,让诸葛亮不劳民不伤财却养活了数万北伐大军。

    陈寿在《三国志》中曾经借用孟轲的话来评价诸葛亮:“以逸道使人,虽劳不怨;以生道杀人,虽死不忿。”

    正当诸葛亮筹备第三次北伐的时候,孙权压抑不住自己的野心,决心自己称帝。消息传到蜀中引起群臣哗然,不少内心转不过弯的蜀汉臣子都叫嚷着吴国僭(音同渐)越,要与其断绝外交关系,唯有诸葛亮再次展现了极高的政治智慧,说服群臣接受吴国称帝的事实,继续结盟共同对付魏国。

    从政治军事上讲,天下三足鼎立,蜀和吴加起来与魏国人口相若,如果蜀国和吴国断交,则是以一隅之力抗天下四分之三的人口,这在当年蜀汉还拥有关羽和荆州的时候都没有做到,遑论刘关张过世之后的刘禅时代了。

    当然,诸葛亮也有自己经济上的考虑。孙权称帝是吴国“蓄谋”已久的系统工程,当了皇帝就要有皇宫,就要封宰相、太尉,连带着后宫的嫔妃等级都要从王妃变成皇妃,这些人都需要重新修建自己的府第,给家人和自己定做符合自己新官职与新地位的华丽服饰,那么毫无疑问,对于蜀锦的需求,无疑更是巨大的。

    本来只有魏国是大客户,现在吴国主动要求要升级成为另一个大客户,诸葛亮又何乐而不为呢?当然,还有一个甜蜜的烦恼,那就是蜀锦*初只在四川一带运作,产量不够。

    为了应付越来越大的需求量,诸葛亮把蜀锦技术传播到了南中少数民族一代,即当年七擒孟获的地方。今天云南和贵州一带的土家族锦,据说便是当年蜀锦技术的改良,让今天的我们也能一睹近两千年前蜀锦的风采。

    从孙权颁布的货币政策上,我们也能一窥孙权称帝之后全国大采购之风到了何种地步。在孙权称帝之前,吴国的钱是“大泉二十”和“大泉五十”,也就是一个钱可以分别当二十或者五十个五铢钱使用,但是真实重量只有五铢钱的不到三倍。

    但是在称帝之后,钱的重量不见怎么增加,面值却越来越大,有“大泉当千”“大泉二千”乃至于“大泉五千”!由此可见,本来就不宽裕的财富被挥霍到了什么地步,而这些外流的财富,自然是分流到了魏、蜀两国,其中蜀锦作为*受欢迎的奢侈品,自然占了大头。

    如果说董卓自毁五铢钱铸造小钱,是因为无知和贪心造出一个津巴布韦的话,那么从蜀汉和吴国之间的贸易来看,吴国这个恶性通货膨胀,则完全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而从吴国通货膨胀与魏国全民垦田中获利的,自然是那个轻摇羽扇、身披鹤氅的身影。小小的蜀锦,在诸葛亮的操持下,绽放出了巨大的光彩。诸葛亮在世之时,虽然将士屡出,兵戈常动,但民不劳、人不怨。

    相比之下,他的继任者蒋琬和费祎,以及徒弟姜维就差了很多。蒋琬和费祎在内政上的才能自然毋庸置疑,但是他们没能坚持诸葛亮持续不断对魏国施加压力的战略,给了魏国慢慢调养的时间。

    尽管姜维在这两个“鸽派”人物死后重掌大权,屡伐中原,但是姜维面对邓艾远远没有诸葛亮面对司马懿时的潇洒,两人在陇西、祁山一带杀得不可开交,整体来看,姜维似乎还处在下风……再加上蜀汉毕竟是小国,远远没有曹魏那样的战争愈合能力,没有**的智力压制,双方拼人力、拼国力,两个蜀国可能也不是魏国的对手。并且,姜维和诸葛亮还有一样不同——大局观。

    诸葛亮在**次北伐的时候,魏延曾经建议,由自己率领精兵五千,抄子午谷小道,径袭长安。而诸葛亮在三思之后否定了魏延的意见。关于这个决定的正确与否,自古以来争论不断。其实,诸葛亮之所以没有听从魏延的建议奇袭子午谷,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在当时与曹魏进行战略决战。

    观诸葛亮历次北伐的策略,打的是稳扎稳打、蚕食雍凉二州(今甘肃宁夏一带)的主意,而魏延的计谋如果不成功,被人半路上设了埋伏,则蜀国会损失一万精锐和一员大将;如果成功,真的占领了长安,那么长安的政治意义和象征意义是如此之大,将会逼着曹魏立刻和蜀汉进行生死对决,这并不符合蜀汉长期的利益。

    姜维只看到了诸葛亮屡次北伐、兴复汉室的志向,却没有看到这背后的深思熟虑,更没有诸葛亮的内政外交手腕,加之也没有其他的能臣理财,故而蜀汉的国力*终还是衰落了下去。

    即便后继无人,即便诸葛亮治蜀的成法在其过世之后渐渐走样,但是直到邓艾入蜀,蜀汉的库存依然殷实。据记载,刘禅出成都自缚请降的时候,国库内仍有仓粮四十余万,金银各二千斤,锦、绮、彩、绢各二十万匹。

    在晋朝的时候,蜀中有老吏感叹说:丞相在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是当他过世之后,才发现再也找不到他这样的人了。

推荐新闻
·江涛调研龙湖光年TOD项目建设情况·我区召开政党协商座谈会
·重磅微视频:《奋斗》·区领导集中收看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
·《我们的四十年》·直播:习近平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 将发表重要讲话
·重磅微视频《道路》·中共沙坪坝区委十二届四次全会召开
·区委第五次政协工作会议召开·生态优先 绿色发展 民营企业动能转换布局新能源
·区委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江涛调研区法院、区检察院工作
 
重点推荐   更多
《100秒看重庆·卫生健康》
《100秒看重庆· 大足》
《100秒看重庆· 北碚》
《100秒看重庆·城市交通一体化》
区政府常务会审议研究非法集资 ...
区政府召开《政府工作报告》征 ...
世纪科怡:创新驱动 档案信息工...
《100秒看重庆·巴南 》
《100秒看重庆·世界桥都》
《100秒看重庆·体育》
《100秒看重庆·南岸 》
《100秒看重庆·智慧法院》
《100秒看重庆·铜梁 》
《100秒看重庆·梁平 》
《100秒看重庆·交通》
江涛调研土主镇 强调加快土主镇...
截至11月底中欧班列(重庆)已 ...
渝康建设:以党建“软实力”助 ...
《100秒看重庆·江津》
图片新闻   更多